全球高级钟表业回暖
2017-03-06

  

    每年1月在瑞士举办的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,简称SIHH,标志着钟表行业新一年竞争的开始。定位不同,同样具有行业风向标地位的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是在每年3月举办。

  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团,特别以钟表珠宝见长的历峰集团是SIHH的主角,卡地亚、伯爵、江诗丹顿这些最受中国富人追捧的钟表珠宝品牌,占去了展馆里最大的面积。

  SIHH仍然实行邀请制,只有拿到邀请函的人才能被保安放行进门。沙龙第一天晚上仍然有穿传统服饰的乐队巡回演奏,礼宾处的男侍应生必须穿经典的英式酒店门童装。种种细节,保持着欧洲老派贵族的风度。

  2015到2016年,全球奢侈品市场表现低迷,整个行业在悲观情绪中度过了不算短的一段时间。然而,到了2016年最后的几个月,历峰集团的业绩出现回暖,季度销售额同比增长达到5%。到中国农历春节前后,其他一些重要的奢侈品集团业绩也披露出来,奢侈品行业“重回增长”的迹象越来越明显。

  似乎,全世界的富人们又开始花钱了,而中国富人财力强劲到令人兴奋的程度。从参加SIHH的媒体就可以看出端倪——中国媒体人数众多,被分为两个四五十人的大组,其他国家往往只有个位数媒体被邀请。

  现场当然还有全球各地的钟表经销商,他们看表、下订单。每个品牌的展馆里都塞满了人,看表的小房间都被早早约满,经销商一批批进进出出,品牌的员工一遍又一遍展示、讲解,忙碌而有序。

  人群中,说日语的经销商人数众多,日本是高级钟表世界版图上非常重要的一个国家,高级钟表在日本发展历史悠久,日本藏家眼光、品味向来不俗。而另一个高级钟表的重要市场——中东,却不见经销商前来。业内人士解释道,高级钟表在中东以品牌直营模式为主,经销商在这门生意中的角色没有其他地区那么重要。

  SIHH的气氛是严肃、严谨的,完全不同于明星、红毯、闪光灯下热闹的品牌市场活动。沙龙几乎展现了全球制表业的最高水平,每个品牌都会拿出最代表品牌技术实力的,超高难度的作品,对外主要讲科学和技术,像一场学术论坛。江诗丹顿一款拥有23项功能的“天体超卓复杂腕表”甚至需要配备一本书,教顾客怎样调节、怎样读懂这块表。

  因为腕表藏家是不容易被明星代言打动的,他们痴迷的是技术、功能,而碳纤维、石墨烯等新材料的运用又让很多腕表具备了现代感。

  2017年的这个春天,高级钟表品牌们集体意识到了女性市场的重要。几年前邀请中国女演员周迅穿西装拍摄中性大片引发关注的IWC万国表,今年主推“达文西系列”女表;去年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表现活跃的积家着重更新了约会系列女表,寓意浪漫,在约会时间到来之前,会发出一声清冽的铃响以提醒。

  通常,女性不会在乎一块表是否一开始就是为女性设计的,而男人们通常不会愿意戴女表,几乎每个品牌都重视增强对女性市场的渗透。

  对于高级钟表品牌来说,需要重视的不仅仅是买表佩戴的顾客,还有钟表藏家这个群体。钟表收藏在欧洲有漫长的历史和文化,那些继承大量财富的“老钱”尤为爱好钟表珠宝,在美国和亚洲,新富人群一边学习知识,一边展现出巨大的胃口,重要性不相上下。

  德国高级钟表品牌朗格CEO施密德说,中国钟表藏家的数量正在显著增长,他们的一个特点是越来越倾向于在本地购买,以往大量在海外购买高级钟表的情况正在发生变化。这就给品牌带来更高的要求,比如新增店铺、扩大面积,在售后服务上投资。产量非常有限的朗格去年在北京SKP开了新的店铺。

  这些品牌都极度重视传统,每家都有令人赞叹的镇馆之作,数百万、上千万的单价并不鲜见。同时他们也在巧妙地降低门槛,推出一些入门级的产品,让那些对高级钟表感兴趣,但财力还不足的顾客可以染指。

  SIHH一点也没忽视社交媒体的惊人力量,对互联网的运用丝毫没有落后。比如这一届主办方专门开发了一款导览的app,帮助观众更有效地观展。卡地亚、IWC万国、积家等品牌都在中国的社交软件微信上开发了网上商城,让顾客在手机上就能购表。

  这个古老的行业,努力坚持着传统,但一刻也没忘记跟上时代。